你的位置:首页 > 相关论文

关爱留守学生纪实

2017-1-12 11:18:08      点击:
我一直认为,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看着我们班的大部分学生,他们红润、健康,他们聪明、可爱。不难想象,他们的背后,一定有许多关爱他们、欣赏他们的亲人,一定有一个相似的幸福的家庭。可是,我并不满足,常常浮上我心头的仍有许多遗憾。
我遗憾杨平的“挥金如土”,他的父亲远在吉林打工,那孩子,仿佛是用金钱来平衡自己无法得到的父爱;我遗憾张英的“苍白”,这种苍白,仿佛是对我们成人世界的一种抗争;我更遗憾江宇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孩子,缺少母爱,常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而在这么多遗憾当中,揪得我心发疼的却是小蒋林的“孤苦”,那是怎样的一种孤苦啊!我永远无法忘记我踏进他家门的那一天。
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在无数次心疼了小蒋林孤苦的眼光后,我踏入了他家门。但映入我眼帘的哪是一个家啊,说它是狗窝更确切:床上发黄发黑的棉絮东一坨,西一块,没有被套,更没有床单,铺在床上的是一些不知从哪里要来的旧衣服。床下堆着煤球、烂鞋子和一些不知装着什么的破口袋。床边放着一个节煤炉,一张破桌子,桌子上零乱的堆放着碗、筷、酒瓶等。地面是泥土的,现在正放着两个破盆子接雨水呢!大概是因为瓦房常漏水的缘故,房间散发出一股霉臭味。而小蒋林正坐在门槛上,就着小矮凳,艰难地做作业。唉,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啊!
看见我来,小蒋林惊慌失措了,一会儿找凳子,一会儿给我倒水。我问起他的父母,倔强的小蒋林闪烁其词,只告诉我父母都好,他也很好。这是怎样的一种好法!看着他湿润的眼睛,我不忍再问。
第二个周末的黄昏,我又来了,带着一些小零食,拿着家里旧了不再用的床单、被套,提着我儿子穿旧了的衣服。我和小蒋林一起把床整理好,把房间收拾好,然后,我让他坐在我的面前,平静地对他说:“告诉我吧!”小蒋林哇地一声哭了,我搂住了他,心里痛极。从他的哭诉中,我知道他的母亲因忍受不住贫穷而远走他乡,在外做零工的父亲从此一蹶不振,与酒瓶结下了不解之缘,家里常常炊烟不举。我恼怒了,恼怒于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父亲。
这以后,我常常来小蒋林家,给他安慰,给他帮助。我也碰见过那位不负责任的父亲,并与他开诚布公地谈过。我不知有没有效果,我只是发现小蒋林脸上的微笑多了,眼里也多了一些让人感动的爱。
看着小蒋林的改变,我也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原来一直认为在现今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学生因家庭背景和其它原因,从一开始就不在一个竞争的起跑线上。要在这样的前提下追求教育的公平和公正,谈何容易!可是现在我慢慢地意识到我们做教师的,原来面对的是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他们年龄虽小,背景虽然不同,但他们懂感情,他们同样有爱别人和被别人爱的权利。作为教师,我们应该让所有的孩子在平等的天空下快乐地成长。
基于这个出发点,我常奔波于杨平家,耐心转变他的“挥金如土”;出入于张英家,改她的“苍白”而为“红润”;江宇这个孩子更是全心全意接受了我的爱,更把我对他的爱转化为了他对别人的爱……
看着这群懂爱的孩子,我不希望我再有任何遗憾,可我也深知,关爱留守学生的这份工作何其漫长,不管怎样,我仍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