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相关论文

领航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研究

2017-2-21 16:20:40      点击:
摘要:我校作为“卓越计划”第二批批试点院校,领航与导航是“卓越培养计划”的专业基础课,针对“卓越工程师计划”中的以学生为中心、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主动性和独立性、培养学生创新能力等几个关键环节, 提出了转变人才教学理念,在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相结合设计专题化教学模式、教学实践内容和考核方式做了初步的尝试。
关键词:领航与导航;卓越计划;研究性学习;专题化教学
中图分类号: G642 文献标志码: A
1 引言
在2009年完成“领航与导航课程体系的创新与实践”教学项目后,“领航与导航”课程被评为空管学院优质课程,经过这几年的建设和积累,教学的基础得到不断完善,但随着学校参与“卓越计划”后,对教学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考核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领航课程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改革与建设目的是通过引入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改革教学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考核方式,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的知识获取、能力培养和素质提高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以培养卓越工程师为目标,充分利用各种现代教育资源和教学手段,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主动性和独立性,培养学生创新能力,提高本科生培养质量,增强专业的竞争力,为学生专业知识学习和就业奠定坚实基础。研究性学习关系到本校“卓越计划”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能否实现和培养标准能否达到;专题化建设关系到是否能真正做到推动教学内容面向学生,以学生为中心,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也关系到教师能否将专业前沿知识与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考核方式相结合,做出实质性的教学创新。
2 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研究现状
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中给出了研究性学习的定义:研究性学习是一种符合工程能力培养规律、符合综合素质形成逻辑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式,因此,它成为“卓越计划”着力推行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式[1]。2009年严启英对我国高等院校研究性教学研究进行了回瞻及展望;2009年何云峰探讨了大学研究性教学的发展路向及模式建构;2009年夏锦文对研究性教学的理论内涵与实践要求进行了研究。2009年姚利民对大学研究性教学现状作了调研并进行了原因分析。2011年屈波对自主性学习和研究性教学的本科教学模式和实践作了研究。
专题化教学模式就是指教师根据教学大纲要求,将课程内容分解成多个专题,以专题取代章节,通过相应的教学手段、教学方法,使学生掌握专题内容,从而完成教学任务[7]。课堂教学专题化不但有利于开拓学生的知识视野,充实学生的知识储备,而且有利于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更可以使研究性的学习伴随着课堂教学的推进而得到落实和深化。2011年张书真研究了专题化教学模式在《数字图像处理》课程中的实践;2011年刘志国研究了概论课程专题化教学的探索;2011王晓军研究分析了西方经济学团队式专题化教学效果;2012年李敬芬研究了以“药物合成反应”课堂教学模式改革为例的,课堂专题化讨论教学模式下的大学生可迁移技能培养;2012年张永莉研究了航空公司收益管理课程的专题化、综合化、实践化。
综上所述,关于研究性学习的教学模式和专题化教学模式得到了国内同行的高度关注,但在领航教学领域还是一片空白,我们借助学校“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实施,有责任和义务推进研究性学习的教学模式和专题化教学模式在领航教学中的研究和实践。
3 领航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措施
下面,本人仅就平时教学中课堂教学专题化的具体措施,作粗浅的介绍,权当抛砖引玉。
3.1 课堂教学模式专题化
长期以来,我们《领航与导航》教师经常使用的课堂教学模式就是对教学内容作解读。为了让学生懂得教学内容,教师不厌其烦,千篇一律,总是从背景、基础理论到运用,让学生全面地理解,结果总是教师备得详细,讲得精彩,而学生往往仅得一时的耳目之快,其实收效甚微,对领航与导航能力、思维能力的培养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久而久之,便会使学生对《领航与导航》课程生厌,教师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送进教学的死胡同。现在,研究性学习的引入和开展为我们《领航与导航》课展露了一抹亮色,我们宜将其引进课堂,这首先就得从形式上进行教学专题化。具体是:教师将原来讲授式的课堂改为研究式的课堂,在课堂上,教师可提供一个专题,引导学生从不同的侧面、角度来丰富专题的内容,学生围绕着专题,结合教学内容,结合材料,结合现实作讨论分析,后教师作点拔引导,归纳总结,做到一课一得,真正使学生的思维能力、领航与导航能力得到锻炼和提高。
3.2 课堂教学内容专题化
大学生对《领航与导航》教材的阅读并不存在读懂、读不懂的问题,而是存在着分析问题能力、解决问题能力的差异,至于其它一些常识性的知识,学生既可自己动手找材料,更可通过网络直接获取。这就决定了课堂上教师的主要任务在于如何提高学生的认知水平,如何拓展学生的思维空间,如何培养学生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而将教学内容专题化可为学生知识获取、能力培养和素质提高提供良好的训练。具体做法是:
(1)从某一教学内容中的某一重点内容作引申,提炼成一个专题。如在讲授“无线电领航”一节中,我在整体感知教学内容的基础上,就提供了一个“航迹修正”的专题,让学生展开想象,列出所见到的航迹修正的例子,再让他们讨论、分析航迹修正内涵,后由教师归纳、总结,学生就此形成一篇小论文。这样,学生在研究学习中就获得了探究的兴趣,又明确了什么是航迹修正,如何修正。又如在讲授“切回航线”一节中,我又从基础理论出发,提炼了一个“避免碰撞”的专题研究,引导学生从空管运用中收集中外关于碰撞的案例,后又让学生分组讨论,我们应如何避免碰撞。这样,学生不但在教学内容学习中,加深了对主题的认识把握,便可让学生接受专业的熏陶,培养了他们对专业健康积极的情感,既教了书,又育了人。
(2)将同类题材的章节归纳成一个专题:如在教完“地标定位”和“无线电定位”后,将空管运用中的保障飞行安全综合起来,从目视飞行、无线电飞行中提炼了“多维定位”的专题,让同学从保障飞行中领悟到一架飞机、一次飞行、多方式定位的道理,更让学生认识到“定位是安全飞行的前提,定位不准确的飞行是危险的”的飞行保障哲理,从而使学生从各种航空飞行中明确保障安全飞行的内涵。这样,不但使学生知识系统化,使学科间的知识得以互相对比、互相渗透、互为补充,而且从同题材的专题研究中培养了学生的归纳总结能力。
(3)将一个教学单元提炼成一个专题。如在教完“偏航判断”后,就自动定向仪、无线电磁指示器、航道偏离指示器、水平状态指示器的实际使用,提炼归纳了“使用仪表保持计划航迹飞行”的试验专题,使学生在仪表使用的比较中,认识到什么是保持计划航迹,如何使用仪表保持计划航迹。
3.3 学习和考核制度专题化
现在的专题学习,一般来说就是结合教材内容,力求做到每单元至少有两节课的专题化课堂教学,每3周至少有一个专题,每单元每个小组至少有一次专题专题讨论和一篇论文,每次有一个讨论成绩和论文成绩,最后结合期末考试成绩给出综合成绩,避免了一棒子打死的考核模式,也使得学生理解“学习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不是死读书、读死书”。这样,学生对教学内容的学习也积极了,对课外知识的延伸阅读也更自觉,学生的学习再也不会无所适从,学会了思考问题、分析问题和如何解决问题,培养了学生的自主性、探索性和责任感。作为教师也体会到“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乐趣,也深深感觉到“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的哲理。
3.4 实验内容专题化
以前的无线电领航,NDB向背台飞行、VOR向背台飞行、ILS着陆试验,将定位、判断偏航和修正航迹分别按不同导航方式来做,内容存在重复,而且2个实验间隔时间长,不利于学生比较思考学习;在专题化以后,定位作为一个试验专题、判断偏航作为一个试验专题、修正航迹作为一个专题,可以相互比较各种导航方式的使用差异,加深对各种导航仪表的认读,对每一个专题的认识得到升华,培养学生的自主性、探索性。
4 效果分析
      经过近一年多的研究性学习与专题化教学实践,课程组对平均学生出勤率、及格率、教师平均备课时间、学生参与大学生创新项目比率作了统计,并且与改革前的数据作了对比,如表1所示。大多数指标都有显著提升,特别是学生参与大学生创新项目比率显著增加,教师备课时间更长,需要准备的内容更多,课程组成员为了准备一个专题需要查阅大量资料,同时要将国内外最新的专业成果与教学结合,教师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但看到学生学习积极性和创新能力得到提高,大家都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
表1 专题化改革前后教学效果比较
5结束语
课堂教学专题化,是研究性学习与课堂教学的最佳接合点。从课堂教学的角度讲,它丰富和改变了单一沉闷的课堂教学模式,为《领航与导航》课带来了源头活水;就研究性学习的角度讲,它使学生的学习研究有本可依,杜绝了肓目性和随意性;从领航与导航能力培养的角度讲,又有利于《领航与导航》学习的纵深开展。研究性学习关系到本校“卓越计划”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能否实现和培养标准能否达到;专题化建设关系到是否能真正做到推动教学内容面向学生,以学生为中心,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培养学生的自主性、探索性、批判性和责任感,也关系到教师能否将专业前沿知识与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考核方式相结合,做出实质性的教学创新。但我们也应看到,我们所试行的研究性学习与课堂教学专题化仅在试行之中,专题开发还不完善,其科学性、实效性如何,尚待实践的验证,我们也恳望各位同仁,能为我们提供宝贵、有效的建议,使我们的研究性学习与课堂教学结合的教学模式趋于完善。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号》。
[2]严启英. 关注高校研究性教学提高大学生的创新能力——我国高等院校研究性教学研究回瞻及展望[J]. 高教论坛,2009,03:73-77.
[3]何云峰. 大学“研究性教学”的发展路向及模式建构[J]. 中国大学教学,2009,10:81-83.
[4]夏锦文,程晓樵. 研究性教学的理论内涵与实践要求[J]. 中国大学教学,2009,12:25-28.
[5]姚利民,康雯. 大学研究性教学现状与原因分析[J]. 中国大学教学,2009,01:19-23.
[6]屈波,程哲,马忠. 基于自主性学习和研究性教学的本科教学模式的研究与实践[J]. 中国高教研究,2011,04:85-87.
[7]刘春艳. 古代汉语专题教学模式思考与实践[J]. 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08(6):100-102
[8]张书真,宋海龙. 专题化教学模式在《数字图像处理》课程中的实践[J]. 现代计算机(专业版),2011,Z1:54-56.
[9]刘志国. 对《概论》课程专题化教学的探索[J]. 边疆经济与文化,2011,05:103-104.
[10]王晓军,曾汉生. 西方经济学团队式专题化教学效果分析及启示[J]. 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2011,06:112-114.
[11]李敬芬,郭玉华. 课堂专题化讨论教学模式下的大学生可迁移技能培养——以“药物合成反应”课堂教学模式改革为例[J]. 黑龙江高教研究,2012,09:163-165.
[12]张永莉. 航空公司收益管理课程的专题化、综合化、实践化[J]. 中国民航大学学报,2012,04:57-60.